亭下秋澄

有些人一辈子相处也只是个温暖的陌路人,彼此点头问好互相关照几句,此外难有其他;有些人与人相识,亦可以是花开花落般淡抹平然,彼此长久的没有交集,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,待到遥遥一见时却已是三生石上旧见识,以前种种只为今日铺垫。相悦相知,没有清晰完整的理由。
——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