亭下秋澄

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
——叔本华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