亭下秋澄

有一些风雪我们未曾经历
有一些北方
永远不能成为我们的生活
我还是爱着南方,爱着这个
偏执闷热的南方
也爱着多雨、植物繁茂
它的细腻和不可知
就像我爱着你,辽阔冷峻的你
也爱着,偶尔闪现
那一小块疯狂的你
是的,不同的你重叠着
有时和解,有时冲突
我爱着,它们之间的缝隙
点点野花悄然生长
我也爱着,它们交错时形成的——
破碎、弯曲的夜空
上面缀满陌生的星星
——李元胜《给》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