亭下秋澄

因为有了因为,所以有了所以,既然已成既然,何必再说何必。
——周立波

评论